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莫大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中国当代艺术名家作品集——莫大风卷》前言

2010-11-10 17:10:1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莫大风的早期作品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那时他高中刚毕业,按照当时的政策他可以留在北京城里而不必去农村插队,而除了被分配到浴室去做理发工外,社会上似乎没有什么可供挑选的职业,不过也许幸好是受他家庭的影响,他从小就喜爱绘画,虽然这种影响不像多数子女那样直接来源于职业父母的指导,而是更多地来源于从小就一直贯有的喜欢在白纸上尽可能真实地再现他刚刚遇见过的,对他来讲有意义、有趣味的东西的习惯。他的父亲是一位知名的画家,可“右派”的帽子与毛泽东曾经的点名批评,使他的家庭从他出生的时候起,就一直处于分居的状态,父亲与哥哥生活在杭州,他与母亲1963年从出生地上海迁到了北京,并很少有机会见面,母亲是电影学院表演系教员,他或许会有个机会进入电影行业,不过画画对于那阶段的他来说不仅从理念上打上了家庭背景的烙印,从实际上似乎也已成为除了初高中课程之外的第一爱好。1977年他到东方歌舞团去当了美工,从此踏入了美术的门槛,当时也正值各大专院校重新开放了文革后关闭了的大门,经过两年的复考,他又踏上解放军艺术学院恢复统考的头班车。

  七十年代末的美术界是一个让所有画家都跃跃欲试的时代,西方的各种画风吹散了俄罗斯五十年代画风在中国的积淤,莫大风在军艺时期的作品反映了他那一代人对曾被禁锢了的传统十九世纪西方写实绘画的好奇,开始注意比较严谨的素描,密实的空间,以及朴实的色彩。(素描)(自画像)(军用水壶)每年外出写生,部队体验生活又锻炼了他善于快速抓住对象特点,运用大笔触体现素描与色彩关系的能力。(苗人)(背篓的女子)1982年他画了创作“高地守卫者”与他的许多同学一起参加了全军的美术展览,以表现那场惊动了全球的局部边境战争。这幅画的完成过程可谓一天三变,上午刚画完的一个站立的战士,下午就变成蹲伏的姿势,而第二天又会变成一个坐态状,这种跳跃的思维与不确定性反映了他对对象的习惯性反复思考。

  近毕业的时候,他用三天的时间画了“伸向远方的墙”,开始试用一种纯粹 “静物”式绘画语言和空灵、偏置的构图来表达一种内心情绪的方法,现在距那个时候已有近三十年了,这种绘画语言或多或少却一直伴随着他,反复的出现在他的作品中,几乎成了他的符号。毕业之后在总政话剧团担任舞台设计的四年中,又接触到大量的近现代艺术,他不仅把一种艺术样式的变化放到有台框的舞台设计上,注重简洁的结构与光效,同时在绘画中开始对横竖透视线及各种非传统理想造型光效感兴趣,他参加1985年全国青年美展的一幅不大的作品“窗前拨弄吉他的女孩”(背光的自画像)表现了这个时期对逆光效果的追求。

  1987年他匆忙地加入到留学的热潮中,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他选择了纽约作为目的地,当时那里是世界艺术的中心,同时也是西方人“中国热”的焦点城市之一,更有一批喜爱中国油画的收藏家,他们是对中国油画市场化的原始推动者。他参加了Hefner 画廊的展览,The Greenwich Workshop “鹰“画廊的联展与限量复制。“渔棚”(木柴,无风日,落潮雾,阳光与土墙)等一批中国主题的作品颇受美国收藏家的注意,这批作品多为表现雾中的景色,构图简练、明确,黑白分明,延续了他的“静物”式风景的风格,对客观对象的取舍更大胆、更主观,甚至用大面积的纯白色表现雾的空间质感,画家借此暗示存在于放大镜式的局部细节再现与完全消失的抽象环境之间的对比,“东方式的油画”是这些美国收藏家对莫大风作品的解释,他们看到了一种不仅不同于西方传统绘画的细节面面俱到,也不同于中国传统水墨画虚无、空灵的墨迹,而视觉上却又熟悉的浸透着东方美学理念的写实影像。

  不久,1989年的学潮和突发事件昼夜间改变了他们对中国人的热情,有中国内容的绘画作品不再被看好,前途扑朔迷离的旅美中国画家开始调节他们各自的艺术与生活,莫大风选择了在纽约继续深造并潜心研究现代绘画的路。

  纽约布鲁克林区的普拉特学院(Pratt Institute)是所有一百多年历史的综合艺术学院,绘画专业的研究生也多继承着美国传统抽象表现主义的思路,画室的地板上积着很厚的从画布上溅落下来的颜色层,这对于习惯于写实的莫大风是一个挑战,他的文化背景不会让他轻易地抛弃他所一贯追求的写实风格,但他必须发现能将传统的单一写实导入现代多元化式具象的通路。(素描)(铜版画墙)在学院的三年多时间里他不仅渐渐熟悉了现代主义的内涵,现代油画、版画和摄影的制作技巧,对博物馆中的传统经典绘画的研究也更个性化。

  1993年毕业后他没有选择留校从事事务性教学,而是选择了做职业画家,几年中他走遍了美国许多值得描绘的风景地,特别对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海岸线的地势和村落情有独钟,创作了大量的中宽幅作品。(科特角)(下沉的海岬光)(米斯提克河的伏夏)(干海草)(雾号)(晚晕)(换色季节)(北方的光)(湿踏板)(滩底)(野草滩)(后院)(隐没的石溪)(拥挤的夏天)新英格兰地区有美国最欧洲式的传统东西,从木制的码头到海滩边的平底舢板,颜色古朴又沉着,浸透着旧日的痕迹,大气的透明度很好,使阳光最细微的变化都能在海岸边显现得异常明显,他作品中的前景总是寄托着一丝怀旧感,很多细节是非常真实和具体的,并聚焦放大到触手可及的程度,不同季节的不同光线赋予这些主体丰富多彩的环境。从画中我们能感到大气的浓度、湿度和温度,没有人,只有与人的活动相联系的物体,好似一种回忆。从这个时期起,他画面的颜色也逐渐的鲜亮起来,以对应他面对的那个具体的环境,他觉得作品的内涵固然重要,但画面的视觉效果无可争议的是他需要重点注意的,一块毫无特点的荒地在光线、颜色和体块的变异下会出现完全不一样的视觉影像和心理效应,会变得十分生动,有意义。他的小幅写生作品则表现了他对作为当今世界默默地占据主流地位的美国印象主义风格的研究,关注色块间的谐和,光线的冷暖对比,笔触的熟练与简练。(图)

  2001年的9.11事件两个月后,莫大风回到了北京定居,而后三、四年间除了继续创作那些成熟的新英格兰地区的风景画的同时,更在考虑如何重新表现他所熟悉的中国主题,逐渐地寻找新的视觉符号,但是介于旧朝宫殿、河道水镇、梯田瓦村与新英格兰的荒芜旷野、渔村和平底船之间因空气的透明度和人口密度的差异所表现出色彩饱和度与构图线条透视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他又注意到随着数码技术的发展和普及,现代的观众对周围事物的视觉判断能力已大大不同于以前了,传统写实绘画产生的审美已远远不能满足他们的感受,光敏芯片的解析能力已接近了视网膜的极限,影像作品的张力在成倍的膨胀,这种对依靠纯手工制作的现代艺术家来说是个极端的挑战,每幅作品的“完成度”需要本质的提升。

  2006年离开学院二十多年后,“军艺1979”画展促使他加大了画幅的尺寸,丰富了画面的细节信息量,运用更加透视的视点强调被挤到眼前的近景。风景画中的地质特征被他愈加夸张地搁到风景创作的首要因素上来,从他近年创作的“冬暖” “秋收印象”“回声”等宽幅作品中形成了他演绎对象的明显特征,土壤、水面、石板、雪粒、庄稼、落叶、草地等成为他绘画的主角,而他早期作品中的纯白色的空间已被更具体的、甚至能让人感到干湿度的空气所代替,让人置身于画面中的那个氛围,没有回忆,一切皆在眼前,只有一种永恒。(秋末地平线,往日,十三号线,通向渡口的路,拒马河岩壁,五月穿堂风,河街石,秋霾,中轴线2008)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莫大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